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网络文学论文?>>?正文

网络文学IP开发模式探究

[摘要]??随着计算机技术和网络技术的发展,各媒体之间的界限逐渐模糊,呈现出融合发展的趋势。以数字技术为共同基础将各种媒体串联起来,深刻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以及整个传媒生态环境,这些变化都极大地渗透和影响出版行业的发展。以网络文学IP为代表的文娱产业更是进入了发展的红利期,“网络文学+”赋能于文化娱乐市场,生产出了一大批优质且极具商业价值的文化产品,涵盖影视、游戏、动漫、有声读物等多个领域,开启了一个泛娱乐化时代。

[关键词]网络文学;IP开发;产业链

一、网络文学IP开发概况

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在2011年提出“泛娱乐”战略以来,以打造明星IP(intellectualproperty,知识产权)的粉丝经济为核心,联合游戏、文学、动漫、影视、戏剧等多种文创业务领域的互动娱乐新生态逐渐成为互联网发展的一大趋势。网络文学作品凭借其多元的内容储备与庞大的读者群体,成为娱乐新生态中最具价值的IP源泉。早期最典型的IP开发案例是2014年盛大文学(现为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它在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期间拍卖了6部作品的手游改编权,累计拍卖价格达到2800万元。2015年,火爆荧屏的古装玄幻仙侠剧《花千骨》从一部单纯的网络小说逐渐拓展到出版、影视、游戏产业等多领域,收获了极高的人气。2017年,网络文学IP热一度达到高潮,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作品高达6942部,改编电影累计1195部,改编电视剧1232部,改编游戏605部,改编动漫712部。[1]2018年网络文学IP在影视、动漫、游戏、有声等领域不断发力,促进产业链上下游的多维联动,全面拓展IP生命力,其中根据网络文学改编的影视剧占据了影视剧市场的半壁江山,《扶摇》《如懿传》等多款爆款作品接连引爆话题关注。除此之外,听书与动漫作为网络文学的衍生业务也得到迅速发展。同年,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在UP2018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表示,“要从泛娱乐升级为新文创”,旨在打造以IP为核心载体,文化价值与产业价值并重的新文创生态,成为中国引领行业的文学IP培育平台,新文创时代正式到来。

二、网络文学IP开发的模式探讨

(一)影剧改编

在整个网络文学IP开发的产业链中,将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剧可以说是最为普遍以及最具商业价值的做法。根据2018年文娱市场的数据,2018年剧集播放量TOP30中有67%来自网文IP改编,豆瓣评分TOP20的剧集中,13部是网文IP改编作品;而在电影领域的票房TOP30中,网文IP改编作品也占到47%,[2]不仅改编数量多,而且大部分都取得了不错的反响。以网络文学IP领域的领航人——阅文集团为例,2018年阅文集团先后推出了《凤囚凰》《扶摇》《天盛长歌》《斗破苍穹》等一系列成功的影视改编范例。8月16日,腾讯视频官方发布了电视剧《扶摇》播放量138亿次,创腾讯视频单剧播放量第一等多项榜首。[3]网络文学作品一般连载时间较长,且故事完整,人物以及情节线索丰富,为电影、电视剧画面的呈现与剧情的阐述提供了描绘的空间;另外,网络文学作品能够被选为改编的网文基本都是已经创作完成,并且拥有一定量的粉丝群体,因此在化作电视剧、电影呈现时无须再耗时耗力进行剧本创作,总体成本大大降低。同时,由于媒介特性,大电影与电视荧屏的受众面更为广泛,影响力更为持久,改编后的网文IP通过这些媒介渠道进一步扩大了自身的知名度。除了原有的读者群体外,通过改编还能收获新的粉丝群体,反哺价值凸显,进而形成了网文与影视两者的良性互动关系。当下,网文改编影视潮流依旧火热,每年出台的影剧数量仍居高不下,然而互联网平台门槛较低,发布成本低,甚至未出大学校门的学生都能在网络平台中发表长文小说,网文作家数不胜数,如何在众多良莠不齐的网文作品中筛选出有价值的IP,是整个IP产业链的核心环节。目前市场上挖掘优质IP主要有三种模式:第一,设立甄选标准。2019年1月13日,“阅文IP”官方微博发布了《TOP影游改编价值书单》,有研究分析,阅文集团以IP数据排行、主编审读力荐、TOP编剧评估、平台采购需求、专家政策把关相结合的方式建立五维甄选标准。[4]在注意力经济的时代,受众的注意力被信息大潮给分散,只有经过检验和甄选的才最具价值。第二,定制IP。以阿里文学为代表,不在现有的网文中筛选,阿里文学充分运用阿里巴巴大数据技术,分析用户的喜好,通过智能算法帮助作者找到更精准的创作方向,直接根据用户需求定制衍生方案,从而提升精品IP质量。第三,举办网文赛事。2017年7月,咪咕发力IP衍生,《诡局》等首届“咪咕杯”获奖作品纷纷进行影视开发;9月,第二节“咪咕杯”火热征稿,咪咕阅读以网文赛事、IP生态赋能网络文学。这三种模式虽着力点不同,但都取得了良好的成效,已成为当下挖掘优质IP的有效方式。

(二)实体图书出版

2015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5]在这样的倡导之下,读书的人越来越多,需求的扩大同时促进了纸质图书的出版。由于网络的开放性与包容性,网文题材更为新奇多样,给线下纸质书的内容增添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并且已连载一定时间的网文也积累了相当的粉丝,优质的内容以及现成的读者群体使得这些在网络上声名鹊起的作品成功进入了大众传播渠道。除此之外,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精神层面的需要日益提高,由此赋予了实体书新的价值——“收藏与仪式感”。电子式、移动化的阅读方式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在不同时空的当下阅读需求,但正是由于其易获得性,从前那种逛书店、喝咖啡翻书页的阅读仪式变得“难能可贵”。因此,基于这种仪式感的传统复兴,纸书并没有如意料般走向衰落,更不用说以“纪念与收藏”为目的的购书,加上粉丝经济的热捧,使得许多网文作品能够从线上走到线下。以着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为例,2004年至今,网络小说作品已经达到4000多万字,出版160余本书,其中小说《斗罗大陆》第一部就出版了14本实体书,《斗罗大陆2之绝世唐门》更是出版了26本实体书。[6]

(三)游戏开发

作为泛娱乐产业链的重要一环,游戏是现代人重要的娱乐方式,大量的网文因为得天独厚的内容优势被改编成游戏,手机端、网页端和PC端三轨道运行,IP概念被运用到最大化。尤其是以手机等为终端的智能设备的日渐普及,手机游戏的发展势头异常迅猛,开发类型更为多样,也更符合受众的使用习惯。2015年,多部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成手游,网络小说《花千骨》通过手游上线,首月月流水近2亿元,在苹果IOS畅销榜蝉联多日冠军,并且一度成为现象级产品。[7]通过网文改编的游戏之所以广受欢迎,也有其内在原因。网文中的情节发展以及主配角线索都为游戏产品的开发提供了文字基础,同时粉丝效应也为该游戏产品的营销和推广节省了宣传成本,在市场导入期更容易为受众所接受。但是,游戏运营的特殊性也决定了不是所有的网文作品都能够被开发成游戏。画面制作、故事情节、人物线索等都是一款游戏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由此对入选的网文作品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只有反映人性情感、符合情感需要以及情节跌宕的文章才能够在改编之后还能吸引读者,成为游戏玩家。

(四)动漫联动

动漫产业作为我国二次元文化的代表性产业,与网文作品进行了有机结合。2014年,阅文集团宣布将知名网络小说《择天记》动画化,2015年7月开始于腾讯视频上线,并且在而后的每年七八月份推出新的一季,迄今为止已播出四季。2018年,虽然网文IP在影剧改编方面受到不少诟病,但小说改动漫在网络漫画平台的优势被放大,例如9月在看漫画、知音漫客等8大漫画平台同步上线的《逆天邪神》,就是由知名网文写手火星引力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上线第一天就迅速跻身各漫画平台人气排行榜前列,在看漫画APP上获得了4.8的评分,人气高达1952万,全站排名第25位,人气十分火爆。[8]动画方面,2017—2018年,阅文集团先后投资了彩色铅笔、娃娃鱼、苍穹互娱等多家动画制作公司,依托起点中文网等平台的人气网文,仅2018年上半年就完成了60余部网文作品的改编授权。[9]将网文作品改编成动画与漫画,极大地丰富了动漫作品的内容,成为当下流行的IP开发方式,究其原因,其一,小说与漫画在很多层面都存在互通性,漫画主要由画面和文字构成,开发成本较其他方式低,且表现形式较为直观,能够直接生动地呈现小说内容,能够发展与小说同样的付费订阅模式,优质的IP能够为版权运营商带来极高收益。其二,在动画方面,优质的网文作品能够为动漫的制作提供更为丰富的内容源泉,但由于网文改编动画成本较高,流程复杂,动漫的制作水平也备受考验,目前大部分投资商都是选择一些具有海量人气基础的玄幻小说IP进行改编,以降低风险。从目前发展来看,能够改编为动漫的网文也需要筛选,接受市场和观众的检验。动画和漫画不是大众市场的主流内容,其内容极具专业性,需要专业人士协同参与,共同开发。改编成型后期,能够凭借作品的人气进行下游的衍生开发,制作动漫周边、开展线下活动,例如漫展、粉丝见面会等,最大限度地挖掘IP产品的附加值。

(五)有声书、广播剧及周边衍生品等

据CNNIC《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截至2018年6月,国内有声阅读用户已达2.32亿户,占网民总数的28.9%。[10]随着互联网音频、电子书和智能音箱的出现,有声书市场逐渐迎来“第二春”。据悉,阅文旗下《斗破苍穹》《武动乾坤》《鬼吹灯II》等人气作品均被改编为有声书,截至2018年上半年,阅文累计对外授权有声书近5000部,《斗破苍穹》全网收听率破20亿。[11]网文有声化展现出了强大的活力与影响力,在“释放眼球”的“听”时代下,有声书对年轻受众而言是最为便捷和高效的新型“阅读”形式之一,网文开发有声书的吸引力持续增强。相较于有声书,广播剧是更为逼真、情感充沛的艺术形式,需要专业的播音员或配音演员演出,以帮助听者想象和思考。以2018年在猫耳FM播出的人气付费广播剧《魔道祖师》为例,第一季14集(含两集番外),前三集免费试听,用户听完一季需支付259钻石(25.9元)。这个定价并不算低,除免费播放的三集和两集番外,用户花30元买的是约214分钟的音频收听权,而有超过50万的用户支付这笔费用,总播放量达到了6363万次。[12]许多听众粉丝表示,相对于漫画、视频对原着的改编,广播剧能更好地还原原着情节,因此这部以耽美为主题的网文,才能在广播剧板块大放异彩。针对相当一部分无法通过主流传播渠道发布的高质作品来说,如耽美、惊悚悬疑类题材,广播剧不失为一种新的路径。另外,针对部分超人气网文,粉丝的狂热追捧催生了许多IP衍生品,如《魔道祖师》授权的可爱多冰淇凌销售额达到了2.4亿元,而围绕这一IP开发的抱枕、挂画、定制蓝牙耳机等多种类衍生品也有不错的销量。通过这种方式,该网文IP的商业价值得到了有力的证明,进一步拓宽了网络文学IP的变现渠道。

三、网络文学IP开发热的冷思考

自2011年知名网文改编剧《步步惊心》的惊艳开始,经过几年的发展,网文作品改编现象十分流行。网络文学市场经过多年的积累,储备了大量风格题材各异的文学作品,切实为影剧市场的“剧本荒”问题提出了解决途径。同时,由于粉丝基础深厚,许多较为知名的网络小说被自带流量的“小鲜肉”加持翻拍后,一度被卖出天价。网文IP开发过热背后也存在诸多问题,如同质化作品扎堆、抄袭成风、“网文+流量明星”模式以及IP改编中的版权问题等。随着IP产业的不断发展,如何进行有效的IP运作,经营好一个IP成为业界思考的重中之重。尽管大量作品获得了改编和影视再创作,并且取得了口碑和利润的双丰收,但IP开发过火映射的问题也不容忽视。网文IP的运作从内容、制作和运营等层面都要更为精细化,充分把握各媒介的性质和特点,选择与原文高度契合的开发形式,切忌盲目跟风求快,注重原着剧情的高度还原以及改编产品的高质量,全方位放大IP价值,形成多维联动,力求成为新时代最具文化感召力的文化产品之一。

四、结语

媒体融合为网络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条件,而IP开发则为网络文学的再发展注入了创意的源泉,尤其是体现在内容生产与呈现方面,网络文学的多种衍生形式得到了不同的实现。因此,抓住当下的发展机遇,需要继续从技术、内容、平台和产业链等多个方面深入挖掘与探索,创造能够保存并延续的文化价值IP,同时避免IP热虚高,综合把握IP开发中的多种问题。

作者:王钰 单位:武汉理工大学

阅读次数:人次